91中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91中文网 > 丧葬主播:我在魔都有栋楼 > 第九章 前男友,不是用来应急的吗?

第九章 前男友,不是用来应急的吗?

91中文网 www.91zww.com,最快更新丧葬主播:我在魔都有栋楼!

西湖市,审讯室。

光头大哥哭丧着脸,坐在被审讯人的位置。

审讯人:“姓名?”

光头大哥陪着笑:“报告政府,叫我小光好了。

我真没杀人,没那胆儿。”

审讯人:“我问你姓名!”

光头大哥老实:“裴景光。”

审讯人笔都顿住了,怪异地看了光头大哥一眼。

……赔精光?

……取名的是个人才啊。

审讯人轻咳两声:“性别?”

光头大哥要哭了,低头看了眼,有些迟疑:

“可能……大概……还是男……”

审讯人怒了:“是男是女你自己不知道啊?”

光头大哥泪眼汪汪:“正要做那事的时候,她没气了,给我吓软了。”

“然后……然后……,

就再没抬过头。

我真不知道啊。”

审讯人同情地看了他一眼,还是问:

“再问一次,性别?”

光头大哥:“……男。”

“年龄?”

“38岁。”

“工作单位?”

“乡下养猪的,没单位。”

审讯人再次诧异:“猪肉价格不是下来了吗?”

“现在养猪还这么赚,开帕梅,戴百达翡丽?”

光头大哥不太好意思:

“其实就还好,

车是八手车,没多少钱,

表是机场门口买的假货,150块。”

审讯人:“……”

审讯人:“知道为什么找你吗?”

光头大哥老实点头,又慌忙举手:“报告,人真不是我杀的。”

“哎呀,这都死第二个人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倒霉。”

审讯人顿时紧张了起来:“第二个?还有谁?说!”

光头大哥吓一跳,忙道:“不是不是,你听我给你狡辩,啊呸,是解释,我能解释。”

审讯人:“……说说情况吧。”

光头大哥连忙从约痞子美开始说起来,一路说到舍不得酒店钱,捏着鼻子约了之前没看上的大漂亮,最后是酒店里发生的事情。

光头大哥说完后,审讯人的目光中鄙视和同情在交替。

这裴景光,人如其名呐。

钱赔精光,啥也没吃到,倒惹一身骚。

着实倒霉催的。

审讯人看了一眼在审讯前就出来的尸检报告。

上面在死因一栏上写得明明白白:

“抽脂填充手术后全身感染,

导致急性多器官功能衰竭。”

审讯人摇了摇头,又追问了一番细节,最后把笔录递给了光头大哥。

光头大哥老老实实,乖得跟鹌鹑似的,在笔录上写下:“本记录我已看过,同我讲的一致。”

然后签名。

做完了这些,审讯人摆摆手:

“你可以走了,有什么事,我们会再联系你。”

光头大哥松了一口气,看审讯人要离开,又紧张地问道:

“报告,我,我能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?”

审讯人摇头,道:“这不合规矩。

不过……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现场有人拍了视频编了谣言,引起了恐慌。

官方会出辟谣通告,到时你自己看吧。”

光头大哥出来后一抬头,看到满天星斗,竟然夜都深了。

“呜呜呜!”

他双手抱头,在自家八手的帕拉梅拉车轮下“嗷呜”一声哭了出来。

把孩子委屈的啊。

“这都叫什么事啊?

约一个噶一个的。

忒邪门了。

这西湖市,老子不呆了成不成?”

光头大哥痛定思痛,上车点火,一溜烟逃也似的出了西湖市。

直奔……魔都方向……

……

次日,清晨。

“美啊。

睡觉睡到自然醒,就是舒坦呐。

就差数钱数到手抽筋了。”

“对了,我的客户……”

刘璃在两米四的大床上醒来,伸个懒腰,重新想起了客户的事。

昨天一睡一下午,一吃一晚上,然后就又困了,再睁眼天都亮了。

“不知道那个变美变漂亮,怎么样了?

听没听劝?”

刘璃打开“变美变漂亮”的账号,第一眼看到就是昨天下午对方发的相亲视频。

“这酒店不错啊。”

奢华古风的装潢,

落地窗外是钱塘江在奔涌,

一看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“啧啧啧,这都跑去开房了,有够效率。”

“应该没有继续做手术,

什么美丽有偿,什么弥补遗憾,

扯不上了……吧……应该?”

“看来是听劝了。”

刘璃有三分遗憾,倒有七分欣慰。

下一秒,

“叮!”

“已关注客户:ID变美变漂亮(医美主播),死亡。”

“登记生效。”

“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”

“随机抽取客户执念,转化为纪念品。”

“叮!”

“纪念品已发放,请查收!”

刘璃眨眼,再眨眼,叹了口气:“哎,还是噶了。”

“究竟是怎么死的呢?”

“总不能开房开到一半,又跑去做手术了吧?”

“好想知道。”

“我这该死的好奇心呐。”

刘璃一阵搜索,没有找到相关的新闻,看来是事情还没有发酵。

她只得放弃。

“对了,纪念品。”

刘璃在对纪念品的期待催促下,

终于挣脱了被窝的拥抱,

穿戴整齐化了个淡妆,

踩着高跟鞋“噔噔噔”地下楼了。

楼下,JK服的玲奈和汉服的小九,齐齐仰着笑脸打招呼:

“琉璃姐,你‘终于’醒了。”

“老~老板,‘总算’起床了。”

刘璃没好气地白了她们一眼:“可以把‘终于’和‘总算’去掉吗?”

“美容觉对女人很重要的。”

“晚起一点点,不是过分吧?”

玲奈和小九齐齐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明晃晃的11:30分外扎眼。

刘璃也看到了,干咳一声,转移话题:“怎么又是你们两个?

她们俩呢,旷工了吗?

玲奈和小九齐刷刷摇头。

“她们出去谈业务了,早上客户上门,琉璃姐你还在睡……”

“打住!”

刘璃摆手:“睡觉的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“出去把快递收进来。”

玲奈萌萌地张大嘴巴:“没有快递啊。”

刘璃一指门外:“现在有了。”

玲奈满脸不信,踩着圆头小皮鞋,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,随后就有一声惊呼声传了进来。

一分钟后,

玲奈和小九合力抱进来个洗衣机大小的瓦楞纸箱。

看她们轻松的样子,刘璃就是一阵失望。

“轻飘飘的,不像是好东西啊。”

刘璃嘀咕着,扭头看了一眼停在角落铮亮的重型机车,重拾对纪念品的期待,小手一挥:

“拆开!拆开!”

玲奈和小九对开盲盒同样充满了兴趣。

瓦楞纸箱被打开。

三个女人探头过去。

呃。

三人面面相觑。

刘璃:“是面膜……”

小九:“哇,好大一箱子,可以用一辈子吧?”

玲奈:“是SK2的前男友面膜,要100块一片呢。”

小九:“好贵,这里都是十片一盒就是一千块,然后这么一大箱子是……”

小九和玲奈一起掰着手指头数,半天没数清,只知道是好多好多钱。

刘璃:“……”

……变美变漂亮同学,你究竟对变美有多大的执念?

……等等,你的执念是用不完的前男友面膜吗?

刘璃吐槽完,抬头就看到玲奈和小九放光的两眼。

“嘿嘿,问答时间。”

刘璃一指整箱面膜,问道:“SK2的前男友面膜,为什么叫前男友?”

“琉璃姐,我知道。”

玲奈举手:“因为它就像是急救一样,可以最近速度给皮肤补充营养,让皮肤状态改善变好,哼,让刚分手的前男友后悔死。”

“所以才叫前男友面膜。”

刘璃打了个响指,看向小九:“你呢?”

小九像一个九岁小女孩一样,含着大拇指,萌萌哒地思考道:“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……”

“因为它是急救面膜,有需要的时候,

可以应急,

就像……”

“……前男友一样。”